大运河畔访邵伯(神州观览)

更新时间:2019-02-24

邵伯古镇。 龚春海摄

切实未必睿智如圣人才会这样感叹,在有流水的地方,人往往都容易意识到时间的存在。凝视中,眼前的情景恍惚中幻化为往昔的局势。大吨位的铁甲船变成了木帆船,由电力操纵的静悄悄的过闸过程,化作人喊马嘶嘈杂鼎沸的声音。

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。

我想到多年前在长江三峡大坝所看到的同样过程。就船闸范畴、通过船只的吨位等来讲,难以比较,但其原理相同。这样一个过程,每天重复多少十次、上百次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多少代人,多少时光,也像河水一样,流向遥远。

扶着栏杆,我鸟瞰下面最近处的一艘运输船。旁边船舱部位,货物堆放得像一座小山,被帆布遮蔽得严严实实。旁边的甲板,被收拾得整齐清洁。左前舷处,一个女人坐在小凳子上,正在洗菜,身边有两只小狗,彼此追赶。水上的生活单调寂寞,这些小生灵显然带来不少活泼活气。

邵伯船闸。龚春海摄

这里就是邵伯船闸,千里运河线上最大的船闸。

这是一艘等待过闸的船只。后面还有十几艘。

转身走到桥的另一边,视线中是另一番景致。从左到右,排列几座船闸。我面对着的是二号船闸,看到一队南下的货船过闸的全体进程。靠远处一边的闸门打开,十多艘船先后驶入闸室,按照一定的距离列好,而后“人”字形闸门缓缓关闭。水被缓缓注入,水面促回升,等到跟近处闸门外的水面持平,这一边的闸门开启,船只依次驶出闸室。

京杭大运河流到江淮一带,河道辽阔,水量丰沛,气势浩瀚。此刻,站在一座横跨运河的大桥上,映入我眼中的运河扬州江都段,就是这样一幅景象。桥下河道的旁边,停着不少货船,彼此间隔约几十米,前后相续,始终排列到视线尽头。目光掠过船队向左望去,便是自脚下的大桥延伸出去的道路,被多少排蓊郁的树木掩蔽。它的左边,是一个广阔的湖泊。河湖相连,浩渺无际,正是这一带突出的水文景观。